而千中挑一的勇力之士方能充做飞骑

 预测推荐     |      2020-06-05 04:54
德川秀忠本阵的一万人在各侍大将的指挥下,缓慢的向前移动,以期稳固防线,掩护前面奋战半天的将士,各人均知此战已败,来日亦无法突破敌军的强大火力,仗,是无法打下去了,日本该当如何避免千年以来没有过的奇耻大辱?“啊……呀卖爹……”张瑞狠狠将发出凄惨叫声的倭人一刀劈成两半,他手中的斩马刀虽不如日本倭刀那般锋利,但是刀身较直,刀背比倭刀厚实,锋刃又仿了倭刀形状,便于劈砍,亦可平端直刺,接到张伟出击的命令后,蓄势待发半日的飞骑将士从金吾将士身后的小树林内奔出,马尾上绑上了树枝后,这支奔驰向前的骑兵声势绝不下于适才的日本骑兵。而千中挑一的勇力之士方能充做飞骑,论起精锐,却又比适才的日骑强上许多。眼见对方骑兵逞威,张瑞急的两眼充血,只是没有接到张伟命令,他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出动,只得不停的派遣使者向张伟求战,却一次又一次的被拒绝。他自是不知,张伟决心以步兵方阵抵挡敌骑,亦不会令张瑞这支铁锤去追击那支完全丧失战力的骑兵,好钢要使在刀刃上,眼见敌人行将撤退,所有参于攻击的日军步兵已是强弩之末,不借机将其击溃,却待何时?张伟的杀手,自然也是骑兵,只是他使用的时机与方式,却比德川秀忠高明的多,一千多骑兵排成两排,以整个覆盖了数里长度的宽大正面向疲敝不堪的敌军步兵发起了直接的强攻,前排的五百骑使用长达两米五的重矛,是为枪骑兵,距离五十米时,将马速提到最高,放下长矛,以平端的方式向前冲刺,前排的日军原本还打算抵挡,却无一不被可怕的长矛刺穿挑起,一次冲撞后,枪骑又放下长矛,举刀劈砍,那些疲累不堪的日军步兵却如何能抵挡的住?当真是刀下无一合之敌,整个日军阵线在张瑞飞骑的冲击下迅速崩溃,只不过几分钟时间,原本还是进攻态式的日军大队全数后退,不但本身没有任何的抵抗队形,还把后续上来掩护撤退的将军本部冲乱。冷兵器战争时,只要一方形成溃败,在没有优秀的下层职业军官及先进的组织体系前,任何人都无法挽救一溃千里的颓势。“将军,请快点撤退吧,把军队收拢集结,或是重新征召,我们还有再战的机会!”“是的,快点离开战场吧,败兵很快会把我们淹灭,到时候想从容退走是不可能的了!”“将军!”无数的家老大将含泪跪下,力劝神情呆滞的德川秀忠赶快后退,原本还以为对方没有骑兵的德川简直无法接受对面突然冲出一支强大骑兵的现实,眼见几里外的部下被对方砍瓜切菜般的杀死,眼见自已的部下没有任何人试图反抗,各自都撅着屁股拼命逃窜,哪怕是对方的长刀砍来,也只是闭目待死,德川秀忠身为幕府将军,是天皇任命的全日本军队的最高指挥官,这一刻此情此景看在眼中,却如何不感到深深的耻辱……“走吧,将军!”劝告的声音仿佛远在天边,却又是那么响亮,不容他忽视,只得从内心深处长叹口气,向诸人道:“走吧!以全日本之力,不是那么容易被征服的。回去之后,便要下令诸藩总动员,我到要看看,他们这几万人,如何征服全日本!”说罢连忙纵骑向后方抢先而去,他若再逃的慢些,先别提全日本,只怕眼前连同这位将军在内,幕府所有的精英便要先丧身于此了。张瑞带头飞骑来回冲杀了数十次,纵深三四十里的路程,到处都是被飞骑斩杀的日军残尸,自相挤踏而死的,奔逃向前又被飞骑撵回,被追击而至的枪兵击毙的,一路上死尸与降兵不绝于途,直至第二天天明,张伟下令各军回营休整,一万余降兵无法安置,尽数被张伟下令枪杀,那遍野的尸体自然也无人去管,好在已是暮秋时分,天气转凉,到不必担心尸体腐烂引发瘟疫。长崎决战十五日后,幕府终于低头,面对张伟虚张声势的对中国地区的试探攻击,所有的日本大名甚至天皇亦派人知会幕府,一定要尽快结束这场丢脸的战争。十二月的日本已是冷风袭人,受命与幕府谈判的一行台北使者的队伍正匆匆赶往日本幕府所在地,江户。受命与日本幕府谈判的正是台北卫指挥使参军官江文瑨,他原本拒不接受这个实际上只是去敲诈敌手的使者任命,还是张伟拉着他的手,诚恳说道:“长峰兄,我知你素来爱读书,讲究仁智礼义信,这个,远人不服,则以德义感化,感化不成,乃用刀兵。人家都承认战败,现下让你去让他们割地赔款的,是有些不合圣人教化之道。”,他娓娓道来,江文瑨听了大喜,他极是不赞同这种扼住人脖子敲诈勒索的行径,觉得太丢中华上国的脸面,现下听了张伟如此说话,直以为他要改弦更张,放弃那些无理的要求。谁料张伟还不待他点头赞同,将他手重重一握,话锋一转,又道:“长锋兄,财政困难啊!此番动兵,连同初期准备,后期弹药、给养、镐赏军饷、损毁武器……等等等等,没有三四百万银子是弥补不了损失的!战事是倭人挑起,禁绝我的贸易,侮辱我的使者,这军费他们不出,难道让我当裤子咬牙承担了么?长峰兄,这天底下没有这般的道理吧。以前人动刀兵不要军费赔偿,是因为要么势均力敌,要么就是灭人国。现下我又不打算灭了日本国,他们又吃了败仗,这军费自然该当他们出!我现下只要五百万的现银,三百万石的粮食,这条件很是优惠了!”江文瑨目瞪口呆,看着唾沫横飞,满嘴银米的张伟,浑然不知眼前这位到底是统兵的大帅,还是一个商行米铺的老板,当下只是连连苦笑而已。张伟正自讲的兴起,却哪管江文瑨的脸是长是扁,仍是兴致勃勃道:“至于通商是题中应有之意,我打这场仗就是为了日本的独家通商权,这一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步!割让长崎,九州为不设防区,也是为了中日双方不再有战争,和平共荣嘛!你将我的德意好生宣讲给那些日本蛮子听,告诉他们,现在我是不能灭了全日本,不过,三年内我要把军队规模扩大到十万!到时候,看他们拿什么和我打!”他也不顾自已喷了江文瑨一脸的唾沫,转身将盖上了印信的使者文书交与他,又道:“此番是日本强烈要求和谈,你不必与他们客气!只需将我的条件开将过去,成或不成,都是你的功劳。好了,去吧!”说罢将文书塞到江文瑨手中,又将迷迷糊糊的他推将出去,于是赶鸭子上架,这位博古通今,甚至有些读书人迂气的江参军,就这么顶风冒寒的骑马往江户而去。张伟因见江文瑨一脸迷糊出门,待他走的稍远,便忍不住叉腰大笑起来,内堂何斌早便忍耐不住,见他大笑,亦是放声大笑起来。两人爆笑良久,方才停住,何斌耐不住问张伟道:“志华,你怎么派了这位只通军务不理人情,又一脸书生迂阔气的参军?难道军中无人了?”又疑道:“他这模样,能带兵打仗么?”“嘿,廷斌兄,这你有所不知了。此人虽迂阔不通人情,却是肯醉心于军事,举凡我给他的各种西洋战例、兵书,还有三卫打的这些仗,他都写了节略心得,汇聚成册,呈上来给我阅览。对我及他,都是甚有好处的。不过,此人只能做参谋人员,不能带兵打仗,为将者,不但要知兵,亦要知民,他不成的。”嘿嘿一笑,瞅着何斌道:“是以急着却请廷斌兄你来,以你舌辩熊文灿的大才,和几个倭人小丑谈判,当真是大才小用啊!江长峰不过是先期开价,就地还钱的事,就交给老兄你了。”何斌摆手道:“志华,你又来亏我。用的着我就狠劲的拍马屁,也没见你把从辽乐带回来的好酒多送我几坛---人情冷民暖哪!”“嘿,廷斌兄,这样说话可是不地道吧。酒虽然让三卫诸将中的酒鬼一扫而空,可那上好的高丽参茶你没少喝吧?”“那你屡次借我私人的银两以充公用,把利息拿来!”两人说笑一番,何斌却突然向张伟正容道:“志华,你此番将倭人俘虏尽数坑杀,只怕倭人将军深恨于你,谈和殊非易事。滥杀不祥,你何苦如此?”“我有苦衷……”“再大的苦衷亦不能轻忽人命啊!这样杀戮,有损我中华上国之令名啊。”他语气咄咄逼人,张伟只得将原本半卧在行军榻上的身形坐直,正色答道:“廷斌兄,可知当年倭寇入侵东南沿海,烧杀淫掠一事?”“我自然是知道,不过,以德报怨,宽恕待人,远人不服以德育之,这才是正道。以杀能止杀乎?”“那我问你,倭人将来有了力量,难道不会报今日之仇么?咱们就是把俘虏尽数放回,可以让幕府将军痛哭流涕,前来认罪么?”“不能……”“当日倭寇入侵,纵横南方十余省,无人能制, 吉林快三那时候中华上国很有威名么?我再问你, 吉林快3走势图当年戚将军俘获倭人, 吉林快3开奖网尽数放回的好, 吉林快3开奖网站还是斩杀以警来者的好?”见何斌嘿然无言,张伟知道他已意动,又冷笑道:“上次杀郑氏降人,已有人暗中非议,道我是屠夫,现下又杀日本降人,传将回去,只怕我就成毒夫了。残民以逞谓之毒夫嘛。不过,纵然是我手染鲜血,也总好过让他们将来去欺付中国之人,我交个底给你,廷斌兄,将来日本全国要么臣服于我,写汉字,说汉语,全数改为中国之人,要么,这岛上数千万人,一个不留!日本离中国太近,是肘腋之患,也是心腹大患,一定要在我手中,将它解决!”他这番话杀气腾腾,蛮横无礼之极,只是何斌已然被他说服,临来时满心想劝张伟以仁德待人的心思也只得打消,无奈之下,只得盘算如何帮着张伟与德川秀忠谈判,获取最大的利益。张伟自然知道他一直以来在台湾的高压统治导治很多人的不满,不光是受到约束的各级民众,便是台北各衙门的力事官吏,也多有不满者。自秦而降,中国历来是以儒家的宽仁之道治国,礼大于法,宗族大过官府,天地君亲师,皇帝尚且排在儒家的“天地”之下,更别提什么“法”了。自汉唐以降,官府除“八议”公然破坏法制以外,又有“令”,“判”、“格”,等等正律以外的补充,唐朝的三省、两级地方政府、法律、官学、官制、军制,原本就是封建社会发展到高峰极至时的产物,可是不过百年就破坏殆尽,正是由于中国总是权大于法,人情大于律令之故。对于张伟目前高压加严刑苛法的统治,表面上自然无人敢于质疑,暗地里的不满却是从未停歇,这些人不敢当面指斥张伟的治政方略,自然就借着所谓天理人情之类,向张伟的铁腕手段叫板。对于这种指东打西的手段,张伟自然心知肚明,却也不好向何斌等元老发作,只得待将来有了大义名份后,建立完善的新制度及律令,加以宣传,方可扭转一二,千年积弊,却也真不是一朝便可消弥的。两人又谈了一阵何斌走后台湾的政局安排,张伟留张杰镇台北,自然是心中慰帖,很是放心,军机处等人办事勤谨,何斌却也着实说了几句好话。原本张伟离台,诸事都由他主持,每次都累的不轻,此番有了军机处这样的最高施政机关,何斌当真是卸下了千斤重担,对张伟的安排不但不怒,反而大是敬佩。却不料张伟听他连声赞颂之后,只淡淡一笑,不置可否。何斌大奇,知张伟这副神情必有下文,于是连声逼问,张伟只得答道:“军机处之设不过是一时为你我息劳,军政不分,名位不正,表面上大权在握,实则是我的秘书郎。那吴遂仲才干不凡,野心也是不小,对权位表面淡泊,实则热衷,我此番有意冷落他些,让他知道我虽信任于他,却并非缺了他就不行。至于军机处这个机构……将来再说!”他不肯尽数说出心中所思,不过这心中阴谋诡诈之事对何斌也是全无隐瞒,何斌大是感念,心知张伟不忘当年一同创业情份,只要自已不在暗中对他使绊子,张伟掌权一日,定可保自已富贵一日。当即向张伟一笑,不再逼问。他们这边轻松写意,在那房中升起了大火炉,一群人说话烤火,闲谈古今,当真是舒适之极。便是那三卫的军士,亦是居住在那牛皮大账之中,十人一帐,又有征集来的棉被御寒,到也不曾受冻。只可怜那江文瑨,虽张伟明知他此去必是无功而返,竟也令他即刻上路,此时十二月天气,正是寒冬初至,一路上虽不是冰天雪地,只是那冷风一直往袖口领口中灌,把这文弱参军冻的缩手缩脚,叫苦不迭。好不容易到了江户,却又被有意怠慢的德川秀忠晾了数日,方才召见于他。倭人此时议事的规矩却与中国汉制同,入阁议者者皆需除鞋而进,跪坐议事,预测推荐江文瑨虽是晓得倭人习惯,只是将膝盖跪在那冰冷的地板上时,仍是心中默默将盘踞软垫之上的幕府各人骂了个遍。因见江文瑨端坐不语,德川秀忠身为上位之人,自然也不会先行开口,那本多忠政只得先开口敷衍道:“将军此来辛苦,你家大人可好?”江文瑨不软不硬答道:“贵国九州到也不算寒冷,大人此时身居长崎城主的府邸之内,想来是安好的很。”本多忠政被他噎的难受,本欲发火,又想起人家毕竟是胜军之将,只得将火按下,又问道:“将军此来不易,还是请将贵方的条件开出,兵凶战危,贵国数万将士居我国九州,还是借着我国天皇以仁德之心,下诏和谈之际,拿出诚意来解决贵我双方的争端,否则,我国大兵云集,恐怕贵军将如那蒙元之际的数十万大军,尽数丧身于日本!”江文瑨听他虚言讹诈,大言炎炎,用什么大军云集之类的话来虚言恐吓,微微一笑,答道:“贵方还有大军?将军阁下的精锐武士已尽丧于长崎一战,还连累了九州诸藩征集的大军,尸体至今仍然连绵于长崎野外,请问将军又去何处重新征集大兵呢?”“我家将军已然退位,传位于长子德种家光,现在将军大人是大御所,请不必以将军之名相称了。”江文瑨大奇,注目望去,见德川秀忠神是颇是尴尬,诸家臣大老皆是面无表情,当下明白过来,想来是长崎战败,秀忠受到家中大老的逼迫,被逼退位。虽然身为大御所,想来实权已是被剥夺了不少,否则以秀忠的性格,主动求和到也不大可能。心中明白,却也不好刺激过甚,只是接着笑道:“来时听说贵国的后水尾天皇不久之前退位,传位于明正天皇,七岁的天皇下诏,恐怕别有内情吧。”本多忠政以生硬的态度答道:“这是我国的内政,不需阁下费心。”那后水尾天皇春秋正盛,却是因秀忠之子家光的乳母径自前去朝参天皇,因她身份卑微,天皇虽封她为“春日局”,内心却甚觉羞辱,天皇身边诸公卿大臣亦是极为愤怒,觉得幕府太也不将天皇放在眼里,故而后水尾天皇愤而退位,以示抗议后,德川幕府与京都的关系委实紧张的很,此番张伟带兵来袭,幕府惨败,到正好给了这些心怀不满的公卿以借口,天皇下诏令幕府迅速平息战事,想来也是前番后水尾天皇退位引发不满的发泄。江文瑨固然没有点明话中含意,幕府诸人却是心知肚明,不外乎是说长崎败后,日本政局不稳,不但是天皇公卿不满幕府,便是那一向刺头的诸藩大名,亦有不少蠢蠢欲动的。长崎一战幕府损失惨重,精锐武士死伤了不少,若果真有几家大名以尊王名义起兵,只怕也不易弹压。好不容易的一统局面,行将崩溃。他们很怕分裂,却不知道张伟也很怕日本再度进入到战国状态,战争是科技和政治发展的最好催化剂,若是日本拼了老命再内战几十年,只怕有什么先进的武器和科技政治理念都可以顺利进入日本,日本人学习和改革的劲头张伟心知肚明,绝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在他的眼皮底下,是故,他比幕府本身还要迫切的希望幕府继续存在,压制诸藩,维持表面上的和平,这样才能把全日本涌动的暗流借幕府之手压制下去。德川秀忠心里当真是五内欲焚,他从父亲手中接下了这么大的基业,谁料没有多少年便遇到了这么大的挫折,原本就不高的威望更是直线下降,现下眼前敌方使者貌不惊人,且又是一小小参军,原本就觉得受到对方侮辱的他更觉愤怒。只是诸大老都被辩的哑口无言,他现下被逼退位,却又有何话说?诸人都是哑口不言,阁内顿时是死一般的寂静,直过了半响,德川秀忠无奈开口道:“尊使,请把贵方的条件开出来吧!”江文瑨向他躬身一礼,默默将准备好的和谈草约从怀中掏将出来,递与阁内的侍者,那侍者自去转呈给德川秀忠。秀忠接过草案,因当时有身份的日本贵族皆学习汉字,这草约他到不必翻译,自已直接拿过来便看。只看了片刻不到,立时两眼喷火,对方条件之苛远出他想象之外,在幕府会议猜测时,料想对方必将趁大胜之威,要求独家贸易,甚至开放港口之类,谁料对方不但要求了这些,还老实不客气的提出割地赔款,强忍住怒气,双手颤抖着将草约递于本多忠政。那本多忠政到没有他这般愤怒,淡淡扫了几眼,便又将草约递于旁人,阁中十数人看完,只是无人说话,诸人谁也不是傻子,这样的条约明显是对方狮子大开口,如何还价,自然是该当秀忠先开口。秀忠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知各人等着看他表态,脸面上一阵阵的发烫,又见江文瑨仍是若无其事端坐对面,一时按捺不住,纵身而起,将身后刀架上的菊一文字拿起,抽出刀来疾冲过去,将刀架在江文瑨脖子上怒道:“贵使挟长崎之胜余威,上门欺我,难道不知道武士一怒,血流五步吗?”江文瑨将眼一把,微微一笑,用嘲讽的语气答道:“怪不得大御所统兵十几万,数倍我师,仍是惨败收场。统兵大将自诩为武士,挥舞佩刀威胁敌人使者,这么有失身份的事我家的指挥使大人是决计做不出来的。大御所,你可知将军一怒,血流千里么?”“你!!!”一缕鲜血从江文瑨的脖子上缓缓流将下来,德川秀忠一时激怒,手上多使了一些劲道,刀刃切入肉中,虽是他及时收手,亦在江文瑨脖子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刀痕,见他如此,江文瑨反道不再出声,只是将双眼闭起,身体坐直,一副闭目待死的模样。德川秀忠长叹一声,将刀收起,正容道:“江使者胆色辩才俱是惊人,令人折服。也罢,这条约虽是过份,到也不是不能商量……”江文瑨睁开双目,笑道:“我家大人在我临行前向我交待,条约一字不可易。”德川秀忠闻言差点吐出血来,他肯就这一过份这极的条约来商讨,原本就是极大的让步,谁料人家的主将早就有言在先,条约一字不可易,两相对比,他当真是丢脸之极。因见诸家臣大老霍然而起,显是也对张伟的这一交待甚为不满,只是却无人上前说话,一时间心灰意冷,将佩刀扔在地上,吩咐道:“你们与使者商谈,若使者仍不肯改易一字,便将使者好生送出城外,派人送回九州。”说罢向外间蹒跚而去,临出门之际突然转头向江文瑨问道:“使者,你当真只是一小小参军么?”“正是,有劳大御所动问,文瑨确实只是指挥使大人身边参军,参赞军务是也。”微微一点头,秀忠向他惨笑道:“参军都是如许的人才,怪道那张伟几年之间势力强大到这个地步,我曾经听说过他几次,一直只道是一个寻常海盗罢了,早知今日……”话没说完,突然脸色一变,嘴角溢出一股鲜血来,用衣袖拭去,径自去了。见他如此,江文瑨心中暗叹:“此人命不久矣。长崎一战败的太惨,又因得罪天皇被公卿羞辱,加之被逼退位的郁闷,今日又被刺激到吐血,来日再被逼签定和约,这些事累积在一起,想不死亦难。”德川秀忠走后,诸幕府大老一齐上前,欲以言辞与江文瑨一较高下,谁料不管他们如何解说,如何恐吓,如何利诱,如何威逼,江文瑨一概微笑答曰:“大人有言,条约一字不可易!”他书呆子脾气,来做此事当真是恰当之极,不愠不火,不卑不亢,一直僵待了半日,幕府诸大老无法,只得命人将他送出,禀报德川秀忠和谈破裂。秀忠到是欣喜过望,和谈原本不是他本意,依他本意自是要齐集兵马,与张伟再战,现下和谈破裂,秀忠虽是适才吐血而出,神情萎顿,一听使者被诸大老送回,立时便纵身而起,重回议事室,向诸大老要求颁布征兵动员令,在全日本动员大军,最少要动员五十万步兵,三万骑兵,不信以这么强大的实力,打不败张伟那区区的三万多人。他虽是慷慨激昂,向诸人陈说厉害,诸大老却是无人理会,他说的漂亮好听,什么五十万大兵,数万骑兵,必能将敌人撵下海去。岂不知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数十万农民征集起来是多大的动静?诸藩原本就不稳,这般大动静的征调,必将引发大规模的动荡不满。再加上农夫从军未经训练,只怕对方几炮一轰便各自星散而逃,连带原本可以一战的职业武士亦同时被冲跨,诸家老大臣已然明白,以对方火器之犀利,并不是仅凭人多便可以战胜的。敌方肯谈判是因为人力不够,若是三万多大军翻上一番,只怕人家凭着军队自已至江户来取银,又何必派遣人来谈判呢。秀忠因见已方大老如此卑躬屈膝,怯懦惧战,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当下由侍者扶着而出,自此之后再不理事,一任事物由家臣大老会议决定。诸人却是不理秀忠,众人合议仍是要和谈,派遣了使者前往长崎,请求张伟再派使者,重新拟定条约。张伟又有意透露何斌已至日本,幕府诸人已探知何斌为人,当下喜不自胜,极力要求何斌亲来江户谈判。半月之后,张伟终于应日使之请,重派使者,此番却换上了能言善辩机诈阴谋的何斌前往。幕府听闻是与张伟一同开基创业的何斌前来,自然也是喜不自胜,知道此番对方有心令和议成功,于是自德川家光以下,幕府众人皆自将军府邸之前而迎接,那何斌早年曾随同郑芝龙前来日本,拜见过德川家康,与现在幕府的不少大老皆有一面之缘,当下各人把臂言欢,语笑欢然,不但不似敌国会议,反到象是故契重逢。诸人将何斌接入阁内,又是一番寒暄过后,便开始切入正题。那本多忠政先开口道:“何先生,我们幕府各人,都是敬你是家康将军会晤过的人。又与幕府的朋友郑芝龙将军相交甚厚,咱们不必客套,我先将幕府的态度告之阁下,那个草约,幕府绝对不会同意的。”“那又何苦把我请来!这个,草约一字不易,这是张志华定下的底线,诸位,你们的选择只在于签,或是不签。”说罢傲然抬头,目光巡视神情难看之极的幕府诸人,他此番做态之前便与张伟商量好,一定要趁幕府诸人心盼和议而成,以为他何斌是来讨价还价,先期给这种心理狠狠一击,然后再趁机就地还钱。本多忠政却是此时阁内身份最高之人,无奈之下只得先张口道:“阁下,难道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吗?”说罢自已都觉得甚是羞辱,只是势不如人,不得不恬颜相问。何斌冷笑道:“诸位,可是觉得我方兵少,不能横扫整个日本?明告诉各位,我家大人已然派人回去调兵,六千火枪兵加上一万土蛮骑射手,再募集三万健丁搬运粮草弹药,沿海军舰不停轰击,扫清诸藩,诸位舍不得的银子,咱们自已取了当军费-----各位,只怕到时候想割地求和亦不可得也。”他虽是虚言恐吓,到也不是尽数夸张,张伟现在居九州而不攻,除了威胁中国之外,再无动静,幕府诸人皆以为是敌方兵力不足,无力保障后勤所致。若果真如何斌所说,对方此时没有动静,却是为了积聚力量,为下一步大的举措而做准备,那当真是危险之极。幕府固然可以全民动员,又怎能与六万装备精良,战力强悍的职业军人相抗?各人皆是面如死灰,良久之后,本多忠政方勉强笑道:“如此咄咄逼人,又岂是中华上国的风范!”“正是,日本自汉朝时便曾受汉家皇帝封赐,唐宋两朝亦是来往不绝,怎么到了明季,中国待日本如此残苛。”“算了,咱们拼死一战,未必一定会输?”因见何斌不露声色,本多忠政只得又回头打圆场道:“何先生宅心仁厚,有仁人君子之风,必定会为幕府想想办法,大家体体面面签了和约,过了这关。何先生,你以为如何?”他这般卑躬屈膝,软语相求,何斌便也笑道:“我与老将军曾有一面之雅。又怎忍相逼过甚,何况中华上国一向以仁德服人,只要诸位拿出诚意来。张伟将军那里,由我何斌担待就是。”他让人家“拿出诚意”来,这些百练成精的家老们又如何不知道他话中之意,各人急忙将幕府准备的条件捧将出来,送与何斌观阅。何斌一看,肚里大笑,面情上却仍是神色凝重,只见那条约上写着:“日本国赔付张将军战争损失,赔付白银两百五十万,粮一百万石。给予张将军独家贸易权,长崎为不设防区,日本与张将军从此友好,不相征伐,如有违约,则天罚之。”

  上期开奖:大乐透第2020036期奖号为:01  05  11  12  26      02  07,前区三区比4:0:1,奇偶比3:2, 大小比1:4,冷热比1:4,2个重号11、26。蓝球开出大小奇偶组合,一个重号02。

,,安徽快3投注网站